攝制組在重慶交通茶館拍攝。

  《紀實72小時》在迷你KTV拍攝下的情況。

  日前,由陳曉卿監制、第二季中國版《紀實72小時》在騰訊視頻播出,新京報獨家專訪制片人李潔。李潔表示,《紀實72小時》是一個會越看越上癮的節目。“我們非常明白自己是在記錄當時當刻,72小時在這個地點的真實場景,那個時間里出現的人物的內心,不管它是不是夠所謂的特殊,也許十年之后回頭再看,你都會覺得很溫暖,很真實,很特殊。”

  日版節目組有三個要求

  2018年6月,稻來傳媒與日本NHK首次合作推出《紀實72小時》中國版第一季,在騰訊視頻獲得2.5億次播放。

  日本NHK《紀實72小時》創辦于2006年,是一個觀察式的紀錄片周播欄目,已連續十年被評為NHK觀眾滿意度第一的紀錄片。用陳曉卿的話說,這部紀錄片的制作模式“極大貼近生活本真狀態,同時又能透過這些表象傳遞出某種沉靜的溫暖。”

  在進行中國版《紀實72小時》創作拍攝時,日版節目組特意進行了模式解讀,他們的要求是,可以在中國進行創新,但是有三個必須要遵守的條件,一是只能拍攝72個小時,不允許多拍;二是保證真實,絕對不允許擺拍,三是不能打破原有的時間順序,三天遇到的人必須按照真實的時間順序剪輯出現。

  日版《紀實72小時》連續做了十二年,李潔說,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單看一集會覺得,這什么鬼?好無聊什么的想法,但是看多了會對節目有一個整體的認知,看了十幾集甚至上百集之后,對日本的社會,日本的民眾,日本的性格氣質有了一個統一的了解,這個節目是一個越看越上癮的節目。“所以第二季的時候,我們相對更加冷靜,也更平靜。”

  拍攝地點大小、多樣性有講究

  2019年,《紀實72小時》中國版節目組再次選取了13個獨具特色的場景,隨機記錄下出現的陌生人及他們的故事。被抹布抹得光亮的四方桌和長條凳,保留幾十年前老重慶氣息的茶館,鬧市中的付費自習室、商場里的迷你KTV、在碩大城市中往來的夜班公交車……每個日常生活中的角落,都藏著無數動人的故事。攝制組力圖用一個又一個的72小時,來展現當下中國人的故事和內心。

  盡管保留了“72小時紀實”的相同模式,但中國和日本的國情、國民、歷史等等因素都完全不一樣,中日兩國對于選題地點的差異,也部分體現了兩國不同社會生活的景象。即使在類似的地點拍攝,呈現出的樣貌也并不相同。例如第二集《北京·碎片時光里的迷你樂園》,是中國近一兩年才出現的迷你KTV,這是日本沒有的。但日本也有一集類似的空間,日本的KTV中常設的單獨小隔間。即使是同樣的迷你空間,但日本人和中國人獨自唱歌的原因、各自的狀態是完全不同的,日本人的答案幾乎都指向“孤獨經濟”,而中國則更加五花八門。

  此外,在剪輯上中日兩版也有所區別,日版的節奏比較慢。由于中國觀眾的觀看習慣是不一樣的,如果節奏太慢,觀眾可能看一會兒就困了,所以中國版的剪輯節奏比日版要快一些。中國版節目投放的主要是互聯網視頻平臺,觀眾群偏年輕化,所以中國版設置了一些比較輕松有趣的場景。

  72小時的地點選擇,節目團隊會有幾個考慮,一是人流量適中,人流量太大會比較亂,比較嘈雜,太小在規定的時間內可能沒有足夠的人,這是選取場景的基礎;二是人物的多樣性,在這個地方來往的人群類型不會太單一,因為太單一就不會好看;三是空間是否有記錄的意義。

  哪種類型的人多不可控

  在固定場所拍攝72小時,由此帶來《紀實72小時》一大特點是,片子的主人公是流動的、變化的。李潔表示,這種空間和時間的限制會讓人有點恐懼,如果真沒有人來會怎么樣?但讓李潔感到“很不可思議”的是,每次拍攝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過,但每次都會有非常好的拍攝對象愿意配合。

  在連續拍攝72小時中會出現很多位主人公,有時候采訪近百人,但節目時長只有25分鐘。但是拍攝的三天是有規律的,第一天目的是向大家介紹這個空間,這個空間長什么樣?有什么特點?跟別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人們為什么來這里?是一種擬人的方法,在剛進入一個空間的時候,首先要去熟悉它,比如要知道這個茶館長什么樣子,多少錢一杯茶,有什么類型的茶,人們怎么下單,怎么喝茶,有什么樣的杯子。到了第二天第三天,采訪會逐漸深入,也是一個人在一個場所逐漸熟悉和深刻的過程,在第一天了解了茶館之后,第二天第三天攝制組再循序漸進地傾聽大家的故事,整個拍攝是以這個邏輯在推進的。所以在選取人物故事的時候,攝制組也會挑選能夠符合這個規律的。第一天幫大家解答空間的秘密,第二天第三天逐漸地把更加深入的故事展現出來,這樣的話就會比較有邏輯地理順片子。

  李潔說,在這三天哪些人比較多,是攝制組不可控的,也許調研的時候學生多,結果拍攝的時候中年人多,這些都說不定,所以在拍攝之前是不會刻意避免群體化或者刻意追求群體化的,“節目的模式決定了我們不會刻意追求或者破除某類人群的,我們反而是追求人物的多樣性,追求故事的多樣性的。”

  制片人答疑

  新京報:拍攝《紀實72小時》和其他社會類紀錄片相比,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李潔:最大的困難是,由于模式給了我們創作者一個很大的禁錮和限制,一你不能拍超過72小時的素材,二不擺拍,一切都是最真實的狀態,三你人物出現的順序不能更改。這樣的話,假如你第一天遇到一個特別特別難得的好故事,也只能把它放棄,因為根據原版的模式,第一天我們還不能進入到人物的內心去,第一天更多地還是進行空間還原,如果第二天第三天你遇不到那么好的人物怎么辦?就算碰到了好人物,你采訪不出來,人家不肯跟你說,又怎么辦?如果拍到一半發現人物很不好,那就只能放棄,準備好重新開拍的時候從開始的時間再往后算72個小時,所以真的是很難很難的節目,它不會像其他社會類紀錄片那樣給你一段比較長的時間去了解主人公,你只能在最短的時間,從相遇到離開一共不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里去跟他對話,這是需要非常多的經驗積累和采訪技巧才能完成的。也是我們從去年到今年第二季結束一直在努力提升的部分。(劉瑋)

  (責編:郭冠華、丁濤)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蘇楠]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